澳彩网

澳彩网

【人物篇】“天是世界的天,地是中國的地”
——記我校二級教授任戩的藝術創作之路

作者:鄭培國

引言
  前不久,一篇題為《從來就沒有什么救世主,要吃饅頭自己蒸》的任戩訪談文章,在微信朋友圈被頻頻轉發,再次引發了校內、圈內熱議。
  任戩是黑龍江哈爾濱人,1955年出生于遼寧省遼陽市,1979年考入魯迅美術學院中國畫系,1984年考入本校中國畫系攻讀碩士研究生,1987年畢業后分配到黑龍江畫院任專業畫家,1988年底調入武漢大學建筑系任教,1999年調入我校藝術設計學院任教。曾任藝術設計學院副院長、二級教授、省級教學名師、碩士研究生導師、遼寧省藝術設計專業學術帶頭人、國家人才培養模式創新實驗區負責人、省級實驗教學示范中心負責人、省級教學團隊負責人、省級精品課負責人,多次榮獲遼寧省教學成果二等獎。
  在澳彩网平台,一提起任戩,師生們的第一反應就是“大師”。這一稱謂,對于任戩而言,絕對實至名歸、當之無愧。
任戩教授
一、“要吃饅頭自己蒸”
  任戩是藝術設計領域知名學者,中國當代藝術家代表人物之一。作為中國“85美術新潮”的一員老將,經歷的坎坷和對藝術的赤誠給任戩的人生增添了許多色彩。
  20世紀80年代中期,他與舒群、王廣義等伙伴們在哈爾濱自發組織了“北方藝術群體”,當時在全國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對中國現代藝術思潮有一種積極的推動作用。“85美術新潮”從觀念變革所引發的現代藝術革命是中國現代藝術發展不可逾越的過程。
  20世紀90年代,任戩認為行為藝術是當代藝術的最新語言方式,聯系當下藝術問題的混亂、人文精神的喪失等現狀,他感到應該針對這些問題做一系列藝術行為活動。1992年5月,在武漢,任戩又與一些藝術家組建“新歷史小組”, 起草了宣言——《與“新歷史小組”對話》。
  “新歷史小組”的“藝術與生活的同一性”目標通過《消毒》《1993大消費》《太陽100》《九日義務勞動》《綠色工程》行為藝術的過程逐漸推進。
  1994年以后,“新歷史小組”停止了在藝術界本身的活動,開始“轉場”。沿著產品藝術的方向,徹底進入經營運作,通過社會中介把藝術與生活結合起來,重新創造藝術、定義藝術。
二、“我思故我畫”
  作為一名沉潛睿智、喜歡思考的藝術家,任戩80年代早期的作品幾乎是封閉的冥想,體現出一種超前性,也給觀眾帶來較大的解讀難度。《天狼星的傳說》、系列油畫《天·地·冥人貫其中形而王》以及長卷巨作《元化》等都是這一時期的代表作。
  1989年以后,任戩開始轉向波普藝術的道路。他的作品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放棄了那種解讀上的難度而進入百姓生活。
  1990-1991年,他創作的“集·郵”系列,將全世界的國旗圖案轉化為郵票。“集·郵”系列油畫經廣州九十年代藝術雙年展和國際藝術界的介紹,認可成為標準藝術圖案。
  1993年,他將圖案轉印制作“集·郵”大花布,進而又用花布制作“集·郵”牛仔服,在北京、武漢、鄭州、哈爾濱等城市進行銷售的行為藝術,更是將國旗圖式藝術波普化運用到極致。“集·郵”系列亦因此成為書寫中國當代藝術“政治波普”與行為藝術不可或缺的作品。
  2015年,已入花甲之年的任戩,又迎來了人生藝術創作“高峰”。是年6月5日,適逢“85新潮”三十周年之際,任戩在OCAT西安館舉辦了個展——“歷史:看什么不是什么”。展覽中唯一的一件作品,就是由36個板塊精密構圖組成長達36米的聯畫《紀元》。
作品:《紀元》系列之一
  “十年磨一劍”。作為中國“85美術新潮”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任戩花了十年時間重新解讀從18 世紀啟蒙運動到21 世紀初發生的全球性事件,最終完成這幅杰出的作品。
  在重審歷史的過程當中,任戩深入探究人類社會所取得的成就以及伴隨著這些進步所出現的問題。他對現代主義進程的看法包含了社會與文化歷史、技術、科學和哲學領域的發展,同時也包括社會政治思想方面顯露出的戲劇性變化。《紀元》完美地布滿了OCAT 西安館二層展廳,為觀者打造了一個自成一體的獨立世界。
三、“推故而別致其新”
  在孜孜以求進行藝術創作的同時,在學術科研和社會服務的道路上,任戩也是辛勤耕耘,不斷創新,碩果累累。
  他先后在《美苑》《遼寧畫報出版社》《美術觀察》《美術大觀》及《裝飾》等國內外有影響的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數十篇,撰寫專著《視覺知識》。主編教材《設計原理》《中國高等院校美術教研大系》系列獲遼寧省優秀教材獎。主編《形態構成?行為?空間》和《形態語義》入選遼寧省首批“十二五”普通高等教育本科省級規劃教材。主持完成“21世紀藝術設計教育內容、方法、手段研究”并創建了“生態教學體系”。其指導完成的《“樹洞畫”畢業設計指導過程研究報告》獲遼寧省高等教育學會“十二五”中期高等教育研究優秀學術成果三等獎。
  作為設計師,任戩還主持策劃設計了武鋼集團、北京發現者科技公司、雅戈爾集團、席殊書屋、大連韓偉企業集團、大連翔大飼料有限公司等10余個集團的企業形象設計,為大連服裝節組織策劃“百幅中外經典服飾”素描展,好評如潮。
四、“藝術創作扎根于中國大地”
  任戩說:“1979年到1983年,我集中思考的是兩個概念 :一是民族的原創力;二是民族的野性精神。”
  1982年,任戩體驗生活,去了大西北、青藏高原。接著又一個人在冬天跑到了大興安嶺、黑龍江流域、北極村。大西北戈壁天與地的綿延,青藏高原夜晚狼的閃閃發光的眼睛,北方冰雪嚴酷環境下的生命活動都觸發了他的野性體驗與原創力的思考。1983年大學畢業時,任戩創作了系列作品《北極圈下》及《天狼星的傳說》,通過北方、狼為象征符號來表達野性和原創力的概念。
任戩教授
  1993年,任戩被英國劍橋大學國際名人傳記中心提名為1992—1993年度世界文化名人。在接受《東方藝術·大家》的采訪時,任戩說:“我是成長在東方地緣的藝術家,地緣影響是不可磨滅的。我們與本土文化傳統的關系不是繼承,而是一種承受,你承受了它,就要對它負有責任。但同時我又接受了來自當代西方的影響,并在80年代初期與舒群進行了中國現代藝術的探索,在85期間與一些藝術家、理論家開創了中國現在藝術。東西方文化的交合逐漸產生復雜的關系。在這個過程中,中國藝術家會對世界藝術史的格局發生影響。”
  2014年,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指出:“有的同志說,天是世界的天,地是中國的地,只有眼睛向著人類最先進的方面注目,同時真誠直面當下中國人的生存現實,我們才能為人類提供中國經驗,我們的文藝才能為世界貢獻特殊的聲響和色彩。說的是有道理的。”——任戩的藝術創作之路,也正是這樣一路走來的。

來源: 宣傳部(新聞中心) 添加時間: 2017年6月8日